曼卡龍三個版本的大客戶數據“打架” 攜賭約沖IPO

將本文分享至:

9月23日,曼卡龍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曼卡龍”)首發上會。曼卡龍擬于深交所創業板上市,計劃公開發行股份數量不超過5100萬股,保薦機構為浙商證券。曼卡龍本次擬募集資金3

9月23日,曼卡龍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曼卡龍”)首發上會。曼卡龍擬于深交所創業板上市,計劃公開發行股份數量不超過5100萬股,保薦機構為浙商證券。曼卡龍本次擬募集資金3.58億元,分別用于營銷網絡擴建項目、設計展示中心升級建設項目、智慧零售信息化升級建設項目。

曼卡龍2019年的營業收入下滑,還不及2012年時的水平。2012年至2019年,曼卡龍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0.35億元、12.40億元、9.99億元、8.98億元、7.50億元、8.37億元、9.20億元、8.97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4395.82萬元、4421.26萬元、2364.29萬元、3048.41萬元、5578.34萬元、4381.84萬元、5503.91萬元、6491.21萬元。

曼卡龍發布的招股書數據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況。2017年4月5日報送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公司營業收入為7.79億元,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5116.24萬元。

2016年、2017年、2019年,曼卡龍經營性現金流凈額與凈利潤不匹配。2016年至2019年,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296.33萬元、2497.68萬元、7663.01萬元、5367.40萬元。其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7.73億元、9.04億元、10.24億元、9.62億元。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5213.30萬元、5511.59萬元、4732.62萬元、4574.28萬元,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4952.64萬元、5235.98萬元、4495.99萬元和4345.56萬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61%、6.25%、4.89%和4.85%。曼卡龍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7.09、16.44、18.90、20.28,低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均值24.15、25.50、27.99、35.53。

曼卡龍庫存商品占存貨九成以上。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存貨金額分別為3.02億元、3.32億元、3.52億元、3.44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75.35%、72.12%、72.53%和68.28%。其中,公司庫存商品金額分別為2.71億元、3.05億元、3.33億元、3.22億元,占存貨的比例分別為89.49%、91.84%、94.54%、93.66%。公司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89、2.04、2.03、1.92,高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存貨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95、1.99、1.90、1.57。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綜合毛利率先降后升,分別為26.62%、22.87%、24.57%和25.78%,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26.21%、22.51%、24.40%和25.50%。曼卡龍毛利率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接近。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負債分別為8458.43萬元、1.01億元、1.16億元、6477.82萬元,資產負債率(合并)分別為19.34%、20.26%、22.11%、12.00%。

曼卡龍逐步關閉了部分街邊直營店,街邊直營店收入逐年下滑。2016年至2019年,公司街邊直營店銷售收入分別為2.80億元、2.01億元、1.70億元、1.37億元。街邊直營店數量分別為11家、8家、8家、5家。

此外,公司去年來自電商的銷售收入同比“腰斬”。2019年,公司來自電商的銷售收入為2493.63萬元,而2018年,公司來自電商的銷售收入為4955.88萬元,。

曼卡龍一年換一次財務負責人。2017年8月,財務負責人胡曉群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財務負責人職務。2017年9月8日,公司聘任劉春燕為公司財務負責人。2018年1月,公司董事會秘書、財務負責人劉春燕因個人原因辭去董事會秘書、財務負責人職務。2018年3月27日,公司聘任王娟娟為公司財務負責人。

據投資快報報道,曼卡龍三個版本的大客戶數據“打架”。新版的招股書顯示,吳興天家飾品商行及其關聯方是公司2018年度第一大加盟商,貢獻收入3967.48萬元。然而在2019年版本的招股書中,收入在2100萬元以上的客戶中卻沒有吳興天家的身影。2019年版的招股書中,趙洪2018年為曼卡龍貢獻銷售收入4126.59萬元,比最新版本的3967.48萬元多159.11萬元。曼卡龍不僅最近兩個版本的招股書數據“打架”,2019年版本與2017年版本的招股書也有同樣的問題。

據大眾證券報報道,公司的首飾質量也令眾多消費者不滿。除了出售的商品“貨不對板”,多款產品均有消費者表示:“帶了半個月就斷了”、“買了才帶幾天就弄掉了,手鏈的扣子不牢”、“斷了掉了…突然發現沒了”、“ 鏈子買來兩個多月就斷了”、“正常的擰動開關,整個手鐲扭曲裂開”等眾多質量出現問題的情況。

據中國網報道,曼卡龍在2012年至2014三年期間主要依靠其全資子公司上海戴曼克森鉆石貿易有限公司(下稱“戴曼克森”)向境外采購。2013年曼卡龍公布的采購鉆石金額為9210萬元,當年的返還鉆石進口增值稅為1410萬元,按照返還增值稅倒推,當年曼卡龍進口鉆石的總額應該在1.27億元左右,但這一數據與其對外公布的當年鉆石采購金額9210萬元有大致三千萬元的差額。曼卡龍珠寶在今年1月份注銷了戴曼克森的法人資格。曼卡龍珠寶表示,公司采購模式由直接向國外供應商采購鉆石逐步向鉆交所會員采購。但戴曼克森在歷史上負責進口鉆石亦擁有鉆交所席位。

據長江商報報道,本次IPO前,孫松鶴再度背上賭約。今年4月23日,信海創業、浙商利海與曼卡龍及孫松鶴、曼卡龍投資簽署補充協議,如果曼卡龍事后撤回申報材料,或發行上市申請被駁回,或發行上市失敗,則存在信海創業、浙商利海要求孫松鶴及曼卡龍投資回購其持有的曼卡龍全部股份風險。信海創業、浙商利海在IPO前“添賭”,似乎對曼卡龍IPO能否順利仍舊缺乏信心。

中國經濟網向曼卡龍董事會辦公室發去采訪提綱,截至發稿公司未對相關問題給予答復。

珠寶首飾零售連鎖企業擬創業板上市實控人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證

曼卡龍是一家集珠寶首飾創意、銷售、品牌管理為一體的珠寶首飾零售連鎖企業,主營業務是珠寶首飾零售連鎖銷售業務。

公司專注于珠寶品牌建設,聚焦年輕消費群體。公司擁有“MCLON曼卡龍”、“今古傳奇”等珠寶首飾品牌,主營業務收入主要來源于素金飾品及鑲嵌飾品,主要經營模式為直營店、專柜和加盟,主要產品為計克類黃金和“三愛一鉆”即“愛尚金”、“愛尚炫”、“愛尚彩”系列以及鉆石飾品。

曼卡龍控股股東為曼卡龍投資,目前持有公司9928萬股股份,占比64.89%。

曼卡龍實際控制人為孫松鶴。孫松鶴直接持有公司12.04%的股份,通過曼卡龍投資持有公司64.89%的股份,合計控制公司76.93%的股份。

孫松鶴,曼卡龍董事長、總經理、核心技術人員,男,1963年生,中國國籍,亦同時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證,無永久境外居留權,大專學歷。1980年7月至1984年11月任蕭山區商業局百貨公司業務員;1984年12月至1994年8月任蕭山區司法局公證員;1994年9月至1998年9月任蕭山市萬隆珠寶商城經理;1998年10月至2004年10月任杭州萬隆黃金珠寶有限公司經理;2004年11月至2008年9月任浙江萬隆珠寶有限公司經理;2006年8月至2013年4月任萬隆曼卡龍珠寶經理;2009年12月至今任曼卡龍董事長、總經理。

曼卡龍擬于深交所創業板上市,計劃公開發行股份數量不超過5100萬股,保薦機構為浙商證券。曼卡龍本次擬募集資金3.58億元,其中2.76億元用于營銷網絡擴建項目、6154.36萬元用于設計展示中心升級建設項目、2046.00萬元用于智慧零售信息化升級建設項目。

兩份招股書2016年數據對不上

2012年至2019年,曼卡龍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0.35億元、12.40億元、9.99億元、8.98億元、7.50億元、8.37億元、9.20億元、8.97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4395.82萬元、4421.26萬元、2364.29萬元、3048.41萬元、5578.34萬元、4381.84萬元、5503.91萬元、6491.21萬元。

公司2019年的營業收入還不及2012年時的水平。

公司此前于2017年、2019發布過招股書,其中2016年的營業收入、營業成本、利潤數據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況。

2017年4月5日報送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營業收入為7.79億元,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5116.24萬元。

2016年、2017年、2019年,曼卡龍經營性現金流凈額與凈利潤不匹配。

2016年至2019年,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296.33萬元、2497.68萬元、7663.01萬元、5367.40萬元。

其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7.73億元、9.04億元、10.24億元、9.62億元。

[1]

應收賬款周轉率低于同行均值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5213.30萬元、5511.59萬元、4732.62萬元、4574.28萬元。

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增長率分別為5.72%、-14.13%、-3.35%。

報告期內,公司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4952.64萬元、5235.98萬元、4495.99萬元和4345.56萬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61%、6.25%、4.89%和4.85%。

公司報告期末形成的應收賬款主要系專柜和電商模式下唯品會銷售形成的應收貨款。

據招股書,報告期內,公司專柜和唯品會銷售收入總體呈增加趨勢,應收賬款余額總體呈下降趨勢,主要系公司加強了應收賬款的管理,積極對應收貨款進行了催收所致。

報告期內,曼卡龍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7.09、16.44、18.90、20.28,低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均值24.15、25.50、27.99、35.53。

公司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和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平均水平存在一定差異,主要系各公司的經營模式差異所致。如老鳳祥和周大生以批發、加盟業務模式為主,因給予加盟客戶賬期較短(或先款后貨),應收賬款周轉速度較快。公司的應收賬款主要源于與商場聯營專柜業務,相關貨款按月結算,周轉速度較慢。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情況與業務模式基本保持了一致性。

2019年末庫存商品3.22億元占存貨九成以上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存貨金額分別為3.02億元、3.32億元、3.52億元、3.44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75.35%、72.12%、72.53%和68.28%。

據招股書,2018年末存貨余額比2017年末增加2068.51萬元,增幅為6.24%,主要系公司業務規模擴大所致。2019年末存貨余額比2018年末小幅下降,主要系公司根據市場需求的變化,優化門店鋪貨結構,合理利用庫存,控制備貨量,使得存貨余額小幅下降。

公司存貨占比較高主要由于,一是公司產品主要為素金飾品和鑲嵌飾品等價值較高的珠寶首飾;二是公司以自營業務為主,為保證直營店及專柜的有效運營,需保持一定的鋪貨及周轉存貨量。公司存貨余額占流動資產比例較大的情況符合珠寶首飾行業的經營特征。

公司存貨由原材料、庫存商品、委托加工物資和委托代銷商品構成,且主要為庫存商品。

報告期內,公司庫存商品金額分別為2.71億元、3.05億元、3.33億元、3.22億元,占存貨的比例分別為89.49%、91.84%、94.54%、93.66%。

報告期內,公司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89、2.04、2.03、1.92,高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存貨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95、1.99、1.90、1.57。

[3]

近兩年毛利率回升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綜合毛利率先降后升,分別為26.62%、22.87%、24.57%和25.78%,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26.21%、22.51%、24.40%和25.50%。

曼卡龍毛利率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接近。報告期內,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綜合毛利率均值分別為24.09%、22.99%、24.26%、27.49%。

負債水平降低 2019年末負債6478萬元

2016年至2019年,曼卡龍負債分別為8458.43萬元、1.01億元、1.16億元、6477.82萬元。

報告期內,公司資產負債率(合并)分別為19.34%、20.26%、22.11%、12.00%。

報告期內,公司短期借款金額分別為2000.00萬元、2000.00萬元、2000.00萬元、0元,2019年末公司不存在短期借款。

報告期內,公司應付賬款金額分別為3314.13萬元、4219.26萬元5389.81萬元和2679.55萬元,占流動負債比例分別為39.84%、42.02%、46.29%和41.38%。

多家門店關閉電商銷售收入“腰斬”

曼卡龍直營店按所在位置分為商場直營店和街邊直營店。受消費人流向購物中心及商場逐步轉移以及租金等因素的影響,街邊直營店的收入逐年下滑。

報告期內,公司逐步關閉了紹興店、杭州解放店、杭州鳳起店和諸暨店等街邊直營店,并增設了較多商場直營店。

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公司街邊直營店數量分別為11家、8家和8家,截至2019年末,公司還剩5家街邊直營店。

曼卡龍街邊直營店收入逐年下滑。2016年至2019年,公司街邊直營店銷售收入分別為2.80億元、2.01億元、1.70億元、1.37億元。

此外,曼卡龍珠寶的電商業務主要通過天貓、唯品會等第三方平臺在線上進行產品銷售。

2019年,公司來自電商的銷售收入2493.63萬元,而2018年,公司來自電商的銷售收入4955.88萬元,同比“腰斬”。

一年換一次財務負責人

2012年12月21日,曼卡龍第二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聘任孫松鶴為公司總經理、趙維江為副總經理、劉春燕為董事會秘書、胡曉群為財務總監。

2017年8月,財務負責人胡曉群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財務負責人職務。

2017年9月8日,公司第三屆董事會第十次會議聘任劉春燕為公司財務負責人。

2018年1月,公司董事會秘書、財務負責人劉春燕因個人原因辭去董事會秘書、財務負責人職務。

2018年3月27日,公司第三屆董事會第十三次會議聘任王娟娟為公司財務負責人。

三個版本的大客戶數據“打架”

據投資快報報道,在最新版的招股書中,曼卡龍按照銷售模式披露了前五大客戶,不過,多家大客戶的數據與此前招股書披露的數據差異較大。新版的招股書顯示,吳興天家飾品商行及其關聯方是公司2018年度第一大加盟商,貢獻收入3967.48萬元。然而在2019年版本的招股書中,收入在2100萬元以上的客戶中卻沒有吳興天家的身影。

在2019年版的招股書中,曼卡龍以部分客戶的實控人作為披露主體,而在最新版的招股書中,則以客戶的公司名稱作為披露主體。但即使將曼卡龍披露客戶的標準“統一”,大客戶數據仍“打架”。2019年版的招股書中,趙洪2018年為曼卡龍貢獻銷售收入4126.59萬元,比最新版本的3967.48萬元多159.11萬元。

披露主體不一致,披露數據有所差異在所難免。按照正常的邏輯,趙洪為曼卡龍貢獻的收入應該小于或等于趙洪及其關聯方共同出資的吳興天家飾品商行及其關聯方等公司,但實際上卻多出159.11萬元,原因不明。

無獨有偶,另一家大客戶也有數據“打架”的情況。據最新的招股書,慈溪市觀海衛萊蒂雅珠寶店及其關聯方2018年的銷售收入為2497.58萬元,萊蒂雅珠寶及其關聯方等系由沈冰冰、郭黎明、徐雪君三人共同出資經營。在2019版的招股書中,2100萬元收入以上的客戶中同樣沒有萊蒂雅珠寶的身影,沈冰冰、郭黎明、徐雪君的收入為2506.90萬元,比新版招股書多9萬元。

事實上,曼卡龍不僅最近兩個版本的招股書數據“打架”,2019年版本與2017年版本的招股書也有同樣的問題。在2019年版本的招股書中,曼卡龍2016年對杭州解百的銷售收入為1321.25萬元,而2017年版本的數據為1388.32萬元。在2017年版本招股書中,杭州大通商城股份有限公司及其關聯方貢獻的銷售收入為2016.85萬元,在2019年版招股書中,大通商城卻沒有出現在收入超過1321萬元的大客戶名單中。

此外,在2019年版招股書中,銀泰商業(集團)有限公司在的銷售收入是17291.39萬元,舊版招股書披露的數據是18461.08萬元,兩者相差1169.69萬元。杭州匯德隆銀隆世貿中心商貿有限公司在2019年版招股書中披露的銷售收入是2281.73萬元,2017年版招股書披露的數據是2419.81萬元,兩者相差138.08萬元。

產品屢現質量問題

據大眾證券報報道,記者在天貓商城品牌直銷店“曼卡龍珠寶旗艦店”中發現,一款名為“曼卡龍Love彩金手鏈”的產品,實際款式與圖片并非完全一致。根據銷售記錄,有消費者反映“廣告照與商品實物相差大”,主要表現在收到的手鏈中部分鏈條與廣告圖片不一致,而客服對此解釋為“做了升級才這樣的”,但目前該款在售商品的圖片仍為“未升級”時的圖片。

除了出售的商品“貨不對板”,公司的首飾質量也令眾多消費者不滿?!捌炫灥辍敝?,“新款玫瑰金細手鏈女彩金K金可調節鳳尾鏈”、“曼卡龍小心意鉆石項鏈”、“足金硬鐲子光面開口金手鐲 ”等多款產品均有消費者表示:“帶了半個月就斷了”、“買了才帶幾天就弄掉了,手鏈的扣子不牢”、“斷了掉了…突然發現沒了”、“ 鏈子買來兩個多月就斷了”、“正常的擰動開關,整個手鐲扭曲裂開”等眾多質量出現問題的情況。

而在公司招股書中,公司亦表示日后或將存在“委外生產風險”及“產品質量控制風險”。由于自身不擁有生產加工環節,全部產品均通過委外生產或外購,因此如果委外生產商延遲交貨,或者委外生產商的加工工藝和產品質量達不到公司所規定的標準,將會對公司的庫存管理、品牌聲譽乃至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此外,若公司無法有效實施產品質量控制措施,出現重大產品質量問題或糾紛,則將對公司品牌和經營造成不利影響。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明確規定了消費者有知情權和自由選擇權,《產品質量法》也有類似這樣的規定,包括在產品的宣傳、包裝上的標識必須是真實的,拿到的實物和宣傳應當是一致的?!隽松墶瘺]有事先經過消費者同意。此外,作為消費者來說,和商家有巨大的信息鴻溝,商家是以次充好還是有一個提升都是沒有依據的。所以商家這個行為是違法違約行為,違約指的是違反了購買的這個買賣合同;違法指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及《產品質量法》?!?/p>

蹊蹺注銷鉆石進口公司 2013年進口鉆石金額存疑

據中國網報道,公開數據顯示,曼卡龍在2012年至2014三年期間鉆石采購金額分別為1.01億元、9210萬元和9134萬元。這段時間內,曼卡龍對外聲稱主要依靠其全資子公司戴曼克森向境外采購,包括中國香港地區和南亞等國家。

同樣是在2012年至2014年三年期間,上海戴曼克森收到的增值稅返還款分別為1139萬元、1410萬元和1011萬元。由此,憑借增值稅返還款便可倒推曼卡龍在2012至2014這三年間進口鉆石的采購金額。

2012年、2014年以增值稅返還倒推出的曼卡龍采購鉆石金額略微小于其公布數額,曼卡龍主要以戴曼克森進口鉆石為主,不過其也少量向鉆交所其他會員單位采購鉆石,所以上述兩年的倒推結果可驗證其進口增值稅返還款與采購金額大致相等。同時戴曼克森亦按照一般貿易方式在鉆交所報關,其進口鉆石亦免征進口關稅。

不過2013年則存在較大差異。

2013年曼卡龍公布的采購鉆石金額為9210萬元,當年的返還鉆石進口增值稅為1410萬元,按照上述返還增值稅倒推,當年曼卡龍進口鉆石的總額應該在1.27億元左右,但這一數據與其對外公布的當年鉆石采購金額9210萬元有大致三千萬元的差額。

業內人士認為,若這個差額為真,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數百萬元的增值稅返還款問題,曼卡龍在2013年是否涉嫌騙取增值稅返還?曼卡龍在收到采訪提綱后并未回復與增值稅有關之問題。

曼卡龍珠寶在今年1月份注銷了戴曼克森的法人資格。在解釋原因時,曼卡龍珠寶表示,公司采購模式由直接向國外供應商采購鉆石逐步向鉆交所會員采購。根據曼卡龍珠寶的公開資料顯示,戴曼克森在歷史上負責進口鉆石亦擁有鉆交所席位。

IPO前再背賭約

據長江商報報道,曼卡龍本次IPO能否成功,于公司實控人孫松鶴而言關系重大。

近年來,業績、上市對賭在資本市場已成普遍現象。曼卡龍是2009年成立的,2012年,公司實控人孫松鶴的賭約就已經上身了。

招股書顯示,2012年6月,曼卡龍實施第三次增資,引進天津天圖和深圳天圖兩家機構投資者,增資價格為8.67元/股,二者合計出資5200萬元。天圖資本專注于消費領域,投資項目包括周黑鴨、小紅書、蘑菇街等。2個多月后,公司又引進信海創業和浙商利海兩家機構投資者,合計增資3466.80萬元,增資價格也為8.67元/股。

4家外部機構投資者入股后,均與孫松鶴、萬隆曼卡龍投資簽署賭約,如果曼卡龍未能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公開發行并上市或2012年經審計凈利潤低于5500萬元,則四家PE股東有權要求孫松鶴及萬隆曼卡龍投資回購其持有的曼卡龍全部投資。

2015年5月31日,也就是曼卡龍首次向證監會遞交上市申請18天前,四家PE與孫松鶴、萬隆曼卡龍投資簽署《補充協議》約定,如果曼卡龍申請在境內公開上市并獲得證監會受理,則上述賭約終止執,即解除賭約。但是,如果曼卡龍事后撤回申報材料,或發行上市申請被駁回,或發行上市失敗,則相關權利自動恢復效力。

最新披露的招股書顯示,曼卡龍的股東榜單中已經不見了天津天圖和深圳天圖的蹤影,招股書并未具體介紹兩家機構股東何時撤退的。只在董事變更內容中帶了一筆,“2018年11月,深圳天圖及天津天圖將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轉讓后,其推舉的董事潘攀辭去董事職務?!被蛟S是對曼卡龍上市時間及經營業績失去了信心,兩家PE清倉走人。

本次IPO前,孫松鶴再度背上賭約。2019年4月23日,信海創業、浙商利海與曼卡龍及孫松鶴、曼卡龍投資簽署補充協議,如果曼卡龍事后撤回申報材料,或發行上市申請被駁回,或發行上市失敗,則存在信海創業、浙商利海要求孫松鶴及曼卡龍投資回購其持有的曼卡龍全部股份風險。

記者梳理發現,不少PE等機構在公司IPO前與公司實控人等方面解除賭約,以讓公司輕松“上陣”。信海創業、浙商利海卻在IPO前“添賭”,似乎對曼卡龍IPO能否順利仍舊缺乏信心。

溫馨提示:全球資本市場一夜驚魂,歐美股市又崩了,外圍市場大跌或將施壓,A股如何“渡劫”?最新行情動態隨時看,請關注金投網APP。

網友評論 >

吮吸乳頭

答:《意見》專門提出要研究政策,優化青年教師在鄉村建功立業的制度和人文環境。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单机免费真人麻将游戏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新疆11选5开一奖查询_ 步行者教练 江西麻将群贴吧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任四 排列三投注技巧绝密 沈阳棋牌下载安装 宁夏11选五平台哪个好 pc蛋蛋怎么赚蛋快 大众麻将下载官方 24小时上下分棋牌平台 kk麻将下载安装 一枝红梅是指什么生肖 福建体彩31选7杀尾号技巧 福彩3d经常中奖的方法